【特写】17死桂林龙舟倾覆工作的存亡三分钟

 

桃花江鲁家村水域的滚水坝。公路大桥上有人摆上纪念遇难者的菊花。摄影:翟星理

记者 翟星理

修正 刘海川

灾难发生前,一切毫无征兆。

李维贵地点 的龙舟,是在正午 13时30分前后尝试冲坝的。2018年4月21日这一天,伴跟着 鲁家桥上游客们的欢呼声和助威声,34岁的鼓手李维贵以大约每秒两次的频率伐鼓 ,桨手们奋力划桨,使这艘18米长的龙舟由南向北、逆流冲向约50厘米高的滚水坝。

冲上橡胶材质的黑色坝体时,船头激起一米多高的浪花,游客发出“喔”的惊叹声。李维贵的母亲唐林说,怀有猎奇 心的不止是游客,很多当地人也是十年以来第一次见到龙舟竞渡的局势 。

依照 桂林千年民间习俗,端午节龙舟竞赛“十年一大划,五年一小划”。敦睦村龙舟队其实不 参加 “五年一小划”。十年前的那次大划,因“5·12汶川地震”后桂林区域 水文条件异常而被政府部门紧迫 叫停,敦睦村龙舟队随即停止训练。

为了迎接这场时隔二十年的盛会,敦睦村——这个地处桂林市西郊的殷实 城中村,早早为此做了准备。村龙舟小组早在2018年2月1日就公布了戊戌年敦睦村食物 安全、人生(应为身)安全管理原则 。依据 这项原则 ,年满十八周岁的男性村民主动 成为龙舟桡丁(指划桨手),龙舟起水后,桡丁有必要 学会游水 ,不然 将不能上船。它还对设在祖庙内的厨房设置了严苛的卫生规范 ,乃至 规则 桡丁不能喝生水。2018年3月份,敦睦村定做了两条18米长的龙舟赛船和一公约 30米长的游船,迎接端午节的十年大划。

每次十年大划,敦睦村要推出一些村民做头家,头家十年一轮换,这次轮到李氏,李维贵成为12名头家之一。

龙舟队员现已 在秀峰区政府附近 的桃花江水域训练了近一个月。除曾隆奇、曾隆捷两个堂兄弟外,两条龙舟上大都 队员都参加 了2008年的大划训练,部分年岁 较大的队员还参加过1998年的十年大划。曾氏兄弟都只有22岁,曾隆捷在广西钦州读大学,下一年 就要毕业。

4月21日上午,百余名敦睦村村民从村祖庙出发,步行前往约一公里之外的桃花江码头。三条船一直停放在那里。

出发前,唐林问李维贵,“水这么大,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

4月19日至20日,桂林接连 降雨,桃花江水位升高。

“定心 ,都打好接待了。”李维贵答复 说。

廖力生是李维贵的老一辈 亲属。从桃花江码头到丁家村的水路必经鲁家桥的船闸。“打好接待就是说,队长提前联络 过船闸,他在祖庙里告诉 我们的,说船闸同意让我们过闸。”他说。

4月21日的举动 ,既是应上游丁家村的约请 ,也是端午节大划之前的一次演练。

敦睦村龙舟队原本方案 在阴历 三月初三(4月18日)赴约。村民廖力生回忆,4月16日前后,秀峰区政府叫敦睦村龙舟队队长开会,奉告 他4月18日至20日——即三月三假期,鲁家村景区要款待 大批游客,龙舟不得下水。敦睦村因此把活动推迟到4月21日。

母亲唐林骑电动车走陆路,一路用手机录制船队的视频,为做头家的儿子纪念 。她无法上船。按当地习俗,女性不得进入祖庙,也不能上龙舟。

船队首要 来到距桃花江码头不足一公里水路的狮子岩村。两村世代交好,互称“众兄弟”。狮子岩村30多人分别上了龙舟和游船,两村男丁向上游的丁家村划行。

当天正午 12时30分前后,船队自南向北逆流驶入桃花江鲁家桥水域。鲁家桥向北约百米处,有一道长约50米的水坝,水坝主体是黑色橡胶圆柱体。

2008年端午节前的龙舟操练 中,廖力生走过这条水路,这座橡胶水坝当时叫鲁家坝,不过坝体是两米多高的石头坝。鲁家坝有多处石缝排水,且留罕见个较宽的排水口,当时龙舟从排水口冲坝,往往一跃而上。2010年,当地政府将鲁家村打形成 风景区,鲁家坝随之被改形成 橡胶滚水坝,配以一座小型船闸通航。

 

P3 事发滚水坝、船闸方位示意图。来历 :谷歌地图。

和三条船上的一百多个村民一样,62岁的廖力生也是第一次见到滚水坝,并且 当时其实不 知道它的材质是富有弹性的橡胶,“没有警示牌说那里风险 ,也没有戒备 线。假如 知道这么风险 ,谁会拿自己的命去冒险?”